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14th Oct 2008 | 一般 | (453 Reads)

每個人的幸福和甜蜜,如魚飲水,冷暖自知,豈是他人能完全體會?本文立意深刻,以小見大,讀來頗令人唏噓。

在朋友的眼裡我是屬於那種沒有辦法想像的幸福主兒。也許是上天的造化,也許就是一種宿命。從我來到這個世界的那一刻起,就很好少經歷過什么生命的不幸。雖說在仕途上坎坷頗多,可冷靜下來想,那又能算得了什麼呢。許多人喜歡用一種社會的庸俗來丈量生命的質量。其實讓我說,世界的意義在很多時候就是一種玩笑。

生活無憂無慮,事業也無壓力。用老媽的話說,我是那種吃糧不管納糧事的男人。妻子說在家我是那種大宋八賢王的角色。當然也有表揚我的人,那就是我幾乎傾注了自己全部心血的兒子,他說我是家裡的精神領袖。有我在,家裡生活就有質量,就有品味。

其實我知道自己是半斤還是八兩,在社會上,朋友們說我屬於那種沒法令人規範的人。在仕途上我屬於那種雞筋似的人,留著沒用,丟棄可惜。雖說從走仕途的那一天起,我就一直是豪氣沖天,理想驚人。儘管最後在南牆被碰的頭破血流,可我總還是有些不死心。記得一代偉人毛澤東說,他是到了黃河也不死心。可我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,如今是過了黃河也不死心。

看著朋友們一個個飛黃騰達,春風得意。我卻走在了一條不歸的路途之上。有時候在夜深人靜的時候,心靈深處也有些淡淡的悲傷。不過好在有多情的妻子愛撫,讓我用一種生命的原始生命力驅散那些無聊的社會俗氣。人到中年,本來是人生最不痛快的時節。可我似乎沒有覺得中年有什麼不好。

有位生活中的朋友經常和我交流。我就覺得他活得實在有些太累。開始他為了自己的仕途嘔心瀝血,最後總算做了個小官。按說在我們這個很小的縣城裡也算是個精英式的人物了。可是不知道為什麼,他還是整日悶悶不樂。一問才知道,這些年為了能給自己的仕途增添一些所謂的社會光環,他連妻子起早貪黑做生意掙來的辛苦錢都賠了出去。

開始我還覺得朋友是在玩笑我。如今的社會,不管是個什麼樣的官,哪有自己賠錢的。可是看朋友的表情和眼神,我知道朋友說的是真話。他說,如今的社會,什麼不是用金錢來衡量的。沒有鈔票能做什麼。最後他還用我做例子,說我多少下屬現在不都官位顯赫。難道說都是因為功績卓著。

說實在的,不要說我也走仕途幾十年了,現在好在也管著幾百人。但是面對令人讀不懂的社會,有時候我覺得自己也是個小嬰兒。開始我還總是不服氣,總覺得自己也不缺胳膊少退的,為什麼就不能讀懂社會呢。可是時間久了,我終於發現,這個世界套用一句老電影《南征北戰》裡國民黨軍官說的一句經典台詞是再恰當不過了。那就是“不是我們無能,是共軍太狡猾了。”

明白了這個道理,我便開始心平氣和起來。如今已經過了不惑,雖說我什麼也還讀不懂,但是生命幾十年來的積澱多少也讓我感受到了生命的一種渾厚底蘊。在單位,我是那種不想領導的領導。在家裡,我是不像兒子的兒子,不像老公的老公,甚至於是那種不像父親的父親。有時候我也在想。自己什麼都不是了,會不會就是太上老君的坐騎,叫四不像呢。

社會的說教那是很誘人的。不是偉大就是無與倫比。今天這裡出了什麼共產主義戰士,明天那裡出了書寫歷史的功績。反正從我記事的時候開始,我們就是在一種蒸蒸日上的時光裡虛度年華。也許還真的就像朋友說的那樣,我是用一種社會的負極來思考問題。對於這個,我也一直有自己的觀點,覺得事物的發展就是一個從生到死的過程,既然我們可以順向思維,那為什麼就不能從死開始思考呢?

如今我是什麼都不像了,不知道為什麼,我反倒覺得自己徹底的解脫了。不想領導也就沒有領導的那些至酷。用不著去請客送禮,用不著去獻媚拍馬。最主要的是用不著睜著眼睛說瞎話。不用指鹿為馬,不用昧著良心做事做人。

事業如今在我的心裡已經成了一種養家糊口的工具。其實想開了也真就是這麼一回事情。人們依賴社會,不就是為了滿足人們求生的本能嗎?說出來也不怕人們笑話。當年當我一心一意為了理想,為了事業忘我奮鬥的時候,突然卻感到眼前是一片漆黑。後來我自己認為昇華了,已經把社會的一切拋在了腦後,沒想到社會卻沒有理由的討好我,優待我。難道說這就是當今社會的美妙之處?

事業已經不是事業了,我也就不知道自己的生命整天沉浸在一種什麼樣的溶液和空間之中。看著許多同僚經常夜不歸宿,海吃海喝,打牌桑拿,心裡就有些變化。覺得先不說做官,還有那政治說教裡的所謂“公僕”,就是做人恐怕也不能如此的隨心所欲吧。

不過又一次我去省上開會。晚上正在賓館的房子裡看電視,儘管如今的電視新聞是騙人,電視劇是胡編亂造,專題節目是扯淡,可那畢竟還是別人的事情。突然電話想起來,我去接,原來是一位聲音嬌媚的姑娘。她問我要不要服務,還說她很純,很乾淨,價錢可以商量。

我一聽趕緊掛斷電話,心跳的都快出了嗓子眼。第二天我把自己的遭遇告訴同僚,原指望他們也會義憤填膺,可是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他們個個經都不以為然。說如今社會已經是個多元的社會,這種反映人的生命本性的事情有什麼可莫名其妙的呢。

怎麼會是這樣呢?後來還是一位朋友願意和我交流,給我我一些至少是當今社會認同的答案。他說,“社會裡的存在總是有其存在的根源。其實那些小姐也是一種求生的手段。在中國,不管是什麼群體,它的存在都有著一定的合理性。”

朋友和我一樣,都是喜歡哲學的人。不過他比我強,他可以用學到的哲學來反思社會。而我卻不行,總覺得哲學是一門思維的科學,是很神聖的。用它來思考我們今天的社會現實,多少有些玷污了哲學。

不過後來社會上的許多事情讓我也明白了不少的事理。特別是看到那些因為政治的原因走向毀滅的人們,心裡就覺得政治這個東西實在是社會存在的一種不幸。也許我的設想不對,也許我是失去了思維的基本準則。

看到那些走向斷頭台的高級官員,就心想,他們難道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會有今天的結果嗎?我想他們應該知道。只是他們覺得如今是一個賭博的社會,賭博的政治,賭博的上層建築和經濟基礎。既然是賭博自然就要含有賭博的特性。輸了走向斷頭台。贏了呢?不一樣是什麼偉大的戰士,什麼什麼的家嗎。

現在我覺得自己好像已經是個局外人了。其實我知道這也只是我的一廂情願。來到這社會,走進這個形態,人就別想說自己還是自己。難怪我們經常能看到這樣的文字,誰誰都把自己的一生奉獻給了什麼什麼壯麗的偉大事業。可我今天卻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踐行人生的什麼邏輯結果。

我是男人,看到許多也算是功成名就的男人在一起談論人生,除了金錢就是女人。看到許多剛剛發蹟的男人,身邊挎著和自己太不相稱的女人,心裡就不明白了,男人女人的世界到底什麼才是人生最終的結論。

不是我刻意要去尋求社會的什麼不幸,而是社會裡的不幸已經浸透到了每個生命的骨髓之中。名人喜新厭舊那是為了追去愛情。平民百姓感情不和就是一種道德敗壞。諾貝爾獎獲得者可以摟上一位小自己近半個世紀的女人,還能大言不慚的說是上帝給他最後的禮物。我不知道他是在感謝上帝,還是在褻瀆上帝。難道說上帝也是跟著庸俗的社會來評判事物的區直是非?

一個明星嫁人了,社會就不惜餘力的渲染,人家在床上的故事也被拿出來了。可是股票跌了,我們卻不說了。要說也是說明天的希望。我就不明白,永遠都是明天的希望,那今天該怎麼辦呢?死了那麼多人的汶川大地震,我們需要的是一種對社會機制的反思和調整,而不是政治中那些無聊的作秀和賣弄。

我們不要說別人了好不好。世界金融危機了,人家總統不管怎麼說還拿出了個七千億美元的救市方案。就說那未必可以拯救什麼。但他畢竟算是有作為的。我們的股票也掉了,我們承諾的卻是明天一定會好起來。有時候聽到這樣的話,我都心裡感覺難過。一個泱泱五千年的文明國度,面對民眾的承諾語言怎麼就這樣的匱乏,這樣的詞不達意呢?

奧運舉辦了,我們也風光了。汶川地震了,我們也顯赫了,該得到的也得到了。甜蜜的已經甜蜜過了,留下來的就股票讓可憐的股民損失百分之七十。物價每月都是兩位數的增長。我們可以說比起有些國家這次金融危機我們還算好的。我們可以不說“五十步笑一百步”的故事。但是我們不能總用無聊的政治糊弄已經可憐的不能再可憐的民眾了。因為中華民族畢竟不是幾個所謂精英的民族,五千年的歷史那是中國人民的歷史! !

鋼琴 - 補習 - 結婚 - 環保回收 - 紋身 - 泰拳 - 上門補習 - 翻譯 - 泰拳用品 - 紋身圖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