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30th Dec 2007 | 一般 | (153 Reads)

她長得醜,卻有個很美的名字——雅麗。這名字使他想起乍暖還寒的時候,窗外那幾樹桃花在微風中輕輕顫動,可她那張臉兒與挑花相映,簡直大煞風景。喊這名字,總使他感到有點兒彆扭和不舒服。於是他便對她說:“跟你商量個事。往後我喊你思圓好不好?”

“為什麼?”

“叫著順口。”

“圓是誰?你一直想她呀!”她那女人特有的敏感,不禁使他暗暗驚訝,臉一下紅了,顯得有些尷尬。她便隨之堆出一臉不經意的笑,那笑裡有一絲酸楚,又說:“只要你喜歡,怎麼喊都行。”

她,就這樣成了思圓。

他其實還有另一個驚訝,怎麼隨口會叫出個思圓的名字來。他知道自己想起誰來了,但她也不叫圓呀!他有過初戀,那種甜蜜、惆悵和痛苦攪和在一起,使他永遠無法忘記。那是個明月般的姑娘,他和她相遇在中秋,在一輪特別圓特別圓的月亮下,可她給他的溫暖甜蜜沒有維持多久,便落了個情也悠悠、恨也悠悠,就像一輪圓月很快就缺了……“明月”去後,他大病一場。他打心眼裡不承認這病因“明月”而起,強扭的瓜不甜,姻緣可遇不可求,犯不著吊死在一棵樹上,去也隨她去…… 他也盡量不去想起她了,只是思圓這名字又來得有點蹊蹺,說明他是不可能忘記她的。

他和雅麗談上對象,是因為生病。沒病倒前,人家向他介紹雅麗,他很生氣,一下子就拒絕了,理由是她長得太醜。

他得的是容易傳染的乙型肝炎。來看望的人並不少,還送來水果和各種營養品,但那種既怕禮節不周又怕傳染,巴不得盡快離去的言行舉止實在叫人難受。倒是雅麗一片真誠,時常來看望他。他沒胃口,她就很認真地給他熬粥或燙線面,不稀不稠,爽利可口,他感動了。而且,當他第一次被誤診為肝癌,心如死灰,而她顯得加倍溫存、加倍細心時,他不禁心頭一熱,就愛上了她。

他和她終於結婚了,而且過得還很好。精神不爽時,她常提議一起出去,在大街上散步,他似乎也不大嫌她貌醜了。只是有時看到美女滿街,觸景生情,還會心生一絲酸楚的。

後來,他又一次住院,診為肝硬化。她更為細心周到的服侍他。他頭上皮屑奇多,三兩天不洗便難受,如今躺倒病床,洗理不便,奇癢難忍,她用流子給他細細的理輕輕的疏。還不時問:痛不痛?那一刻,他忽然覺得她其實有極美的地方,極富女人味。他抓住她撫著頭皮的手,吻了一下,還伸出指頭講著她的額頭說:“你這個小妖精。”

緊接著,他又很動情地說:“我還是喊你雅麗吧。”

“耍孩子脾氣!愛怎麼喊你就怎麼喊好了。”她微微低下頭,他感到她眼裡有淚光閃動。

她又從思圓變成雅麗。

然而,沒過幾天。她卻說:“還喊思圓吧,聽慣了,順著呢。”

她矜持地望著他,那樣子又有幾分迷人。他的臉微泛起一點兒熱,心尖抽搐著,鼻子酸酸的,差點湧出淚來。

款款的,她又說:“其實你和我生活得很好,實實在在、真真切切的。我又何必去吃哪一個圓不圓的醋呢?你喊我一輩子好了。”

他震瑟一下,咧咧嘴,露出一絲極怪的笑。

最後,他是攥妻子雅麗的手,喊著思圓的名字離世而去的。他被確診為肝癌,不治之症。
拳擊訓練拳擊訓練 - 家居清潔家居清潔 - 搬屋服務搬屋服務 - 仿古傢俬仿古傢俬